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滿天翻滾的碎雪,如若巨獸不經意間抖落的白色絨毛,紛紛揚揚地遮蔽著視線。 依稀在動脈裡掠過的的是這塊大陸已然來臨的冬季。 肆無忌憚的柔羽,恍然銀塵般,散發出柔和光線,縈繞它們的是被刷的發亮的絹綢般的雲靉,捲裹著冰雪殘渣的凜冽罡風將空氣凍結,自然也凝固了所有的聲音,它淺淺笑靨,將回憶吹成過往,將喧囂綴成寧靜,將心浮氣躁吹成呵氣如蘭,縷縷絮霧,清清淡淡飄飄散散。 抬頭望著,拉回思緒,漫目暢遊的白緞碎雪,如發亮銀裳四散開來交錯編織-----白色光縷,纖纖毫毫照亮這塊巨大的平垠大地。伊始,窗欞上不意逆化的窗花,披在窗欞上如一件白銀滾邊長袍,中間別出心裁的夾雜著幾縷暗金。斜四十五度欣賞這件禮袍,屏蔽去週身的吵繞,驀然發現,趁著陽光的嬌媚,透著枝椏間的瑩霧,雪竟有了些淡淡琥珀色的光韻。 悄然而襲的冬季,沒有人工降雪的巧奪天工,只有渾然天成無可比擬的自然氣息,悄然存在了這僅僅四十分鐘。 聲,流淌在天外,伴月而來,載著朵朵芙蓉起舞蹁躚。 雪,飄溢卻無聲,挾翼而來,秉著片片薄雲溫婉清雅。 存在過的,參天的森林,蔓延的高草,絳紫色的雪燼在泥紅的塑膠跑道上化成一汪殘影般的淺淺水窪。涵醞的雪水從簷頭下隕臨,恍若時光的沙漏,嘀嗒嘀嗒,逝去的過往在冬季的卷雪中被點綴成了永恆爛漫。 緩慢變化的四季。 新生的初春,燕子銜過的泥土,經歷蛻變的濕潤拂過蒼穹裡遺留的宮殿;炎熱的立夏,湖水像深海一般擁有著一種矢車菊的寧靜,一汪顫顫的藍;深沉的孟秋,落葉化成飛舞的蝴蝶,是不是也會眨眨那雙愛笑的眼睛? 閒來春雨秋風涼,一過淮河日影長。 院落黃發跳石階,石階青綠轉鵝黃。 默默蟬聲藏,轉眼一季忙。大雪滿朔北,胡笛愈蒼涼。 曾經少年不識愁,黃發度日薄染霜。 夢裡過客笑眼望,望迴廊,秋蠡藏,人世短,人間長。 想著,惦著,記著,念著, 慢慢……這短短的雪,竟沒了剛剛對它油然而生的憐意。 冷冽桀驁,漸逝漸散,靄雪短翼,冬雪蒞臨過的這片大陸,又一場四季的舞會,杳然拉開了王爵的溶鉑帷幕。萬物回春,無處生機不在。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不管離夢想還有多遠 我都不會放棄 因為 早已選擇了飛翔 當繁星滿天明月高照我們踏著星光結束一天的征程。第二天早上我們又在月光下開始行路。星星還是那星星,月亮還是那月亮,只是離高考又近了一天。課桌上貼滿了壯志豪情的誓言,上課時不再呆望窗外蔚藍的天,三點一線的生活因為習慣了也不覺得悲慘,街道上突然少了我們輕快的步點…… 我們不停的行走,我們又不停的駐留。呵呵,我們正高三。 像一隻蝸牛,背負著自己的希望與夢想,倔強地向前。一路上跌跌撞撞卻從未想過不再向前,因為我們不甘平凡!連綿不絕的山擋住了我們的視野,所以我們才要一步步地走出去,看看外面不一樣的天。最後的旅程,有些迷茫,有些不安。擔心自己的腳步追不上時間,擔心那個六月自己會淚流滿面。知道自己無法接受一個失敗的結果,所以才要不留餘力地拚搏。當六月,玉蘭花開,我們就將離開;當六月,我們不再高三。 我們的六月 靜候花開